要在异国他乡瘦成竹竿

多年围观CP文,同人文,终于决定自己动手,好写 污 段子【捂脸~】 可是真的写了才发现,写不粗来啊(╥﹏╥)

收藏夹君:

图/澈总

授权
明家的震撼教育不能等[拜拜]

在明家,我还做的了主的(6) -------双十一特辑

明楼做为政府经济部门的首脑,自然对市场内的各种刺激政策一清二楚,每年各种电商的优惠节,其实政府都是默许的,毕竟双十一的盛况从报表中看可是十分诱人的。但明长官自身却一次也没参与过。宁愿窝在沙发上看报纸,对这种全民娱乐的日子敬谢不敏。倒是明台,为了双十一,前年升宽带到500M,今年换光纤,10号晚上10点开始就禁止家里其他人用网,第一年,明长官还骂了他一顿,特意把电脑打开下电影,特意阻碍明台疯狂抢购,谁曾想,就这么一次童心未泯,把明台要给大姐抢的一件丝缎旗袍错过了,明台特意滴了眼药水去大姐面前哭诉了一番,从此,明长官都只能在这一天看报纸了。前几年还有阿诚在一旁陪他,说说笑笑,拉拉小手,逗弄逗弄阿诚,一晚上没网也没什么。可今年明台为了报复,拉着阿诚嘀嘀咕咕了几天,把阿诚悄悄拉近了双十一的陷阱,于是,明长官就只能孤单的坐在沙发上看他新写得社论-----“适当刺激经济,可助旺主席大业”。明台房间里不时传出笑声,是的,明台拉着阿诚在他房间里一起抢购,明长官特意在客厅大声清喉咙,可惜,没人理他。

2点半,终于,房门悄悄开了,阿诚在一旁窸窸窣窣得换睡衣,拉开一个被角,想慢慢钻进被窝,可惜明长官不给他机会,拉着人就压在身下,满脸委屈“一晚上都不理我,看,没人给我倒茶,嘴都起皮了”也不等阿诚说话,霸道的吻落下,执意要阿诚给他舔舔那微微翘起皮的嘴巴.........

过了几天,家里陆续被包裹堆满,看着给自己买的零食,情侣款的睡衣,拖鞋,自己一直说想买的限量版烟灰缸.....所有的包裹,都是给自己的,满眼的爱,盯着阿诚不放。“看,看什么看,还不都是给你买的,还那么折腾我,哼!”阿诚的耳朵,红了。

“阿诚哥,你看,大哥就是这么自私!你都是给他买的他还不领情。快让他睡地板!”明台一边陪大姐试新买的披肩,一边挑拨。明长官照旧教训了小少爷,却也暗暗起了个心思。

又过了几日,阿诚收到一个大包裹,“奇怪,双十一买的都到了啊”。突然想到大哥今天不停的问阿香有收到包裹么,嘴角微微翘起。

夜幕降临,到了熄灯上床休息的时间,明长官却只能继续抱着那已经秃了的毛毯在沙发上唉声叹气,明明都是他喜欢的味道啊,香蕉味,苹果味,还特意买了不好买的柠檬味呢,怎么又被赶下来了!!不是说网购要买实用的嘛!最近刚好油用完了啊。唉。明年要让明台再买个毛毯,好冷啊。。。。


====================
双十一不知道买什么,买了也得下次回国才能拿到,就只能让明家替我买了!

突发脑洞——洗衣服

难得大姐带着阿香去了苏州,明台也在照相馆里研究情报,没有打扰的星期天,明楼坐在洒满阳光的沙发上看书,时不时餟一口清茶,感慨这样的日子才是生活,当然,也少不了“阿诚,阿诚,没水了,给我倒杯茶来”“来了,大哥,水壶在这里,你自己倒啊,我还要收拾房间呢。”
为了安全,明楼贴身的事总是阿诚一手操持,穿阿诚搭配好的西装,穿阿诚熨烫过的袜子,甚至贴身衣物,都是阿诚负责浆洗。明楼的书房,更是只有阿诚才能进去。明楼喜欢这样的感觉,由内而外的自己,就这样展现在阿诚面前,完全的信任,同时,也感受着阿诚对自己的信任与依赖。
窗外春光正好,明楼伸了伸懒腰,看不到阿诚的身影,起身在家里晃来晃去,厨房里没有,书房里没有,卧室里没有,浴室里还没有,“哪儿去了”明楼嘀咕着。一转身,却看到角落里泡在水盆里的内衣,看样子是阿诚准备马上洗的,已经准备好了肥皂和小板凳,想想阿诚忙碌的身影,明楼坐了下来,一边打肥皂,一边想象着明诚高兴了,自己会得到什么样的奖励。“嘿嘿嘿”一不小心笑出了声。
阿诚从后花园回来的时候,明楼还在哼着小曲搓那几条小裤裤“大哥,你这是?”“阿诚啊,我看你太忙,特意帮你洗衣服。”明楼的眼睛亮闪闪,止不住上扬的嘴角,就等着阿诚的夸奖,当然要是有些实质性的奖励,那就再好不过了。毕竟,为了等他回来,给他看见,自己可洗了有一会儿了。
“大哥。。。为了几条内裤,你用了一整块肥皂么?家里可就剩这一块了!我还有衣服没洗呢!”
“阿...阿诚,我也是想帮你嘛,阿诚,阿诚,你别推我啊,阿诚,你别生...阿诚,你别锁门啊,你把门开开啊.....阿诚”......


【夜晚】
“阿诚,别生气了,你看,我今天搓衣服搓太久,手上皮肤都泡肿了,你看看嘛”
“哼,活该!我本来要今天做完家务的,现在明天还得去买肥皂再洗!”
“是我不对,明天我帮你洗,乖,现在先来陪我睡嘛”
“大哥!你干什么!大.....大哥!唔....."

=======================
为什么我写什么后面都拐成深夜档。。。

突发脑洞一片 ——幸福

1949年10月1日,毛在天安门城楼上用那口弗兰普通话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的时候,明楼与阿诚在法国的家里正经危坐,穿得是中山装,扣子扣的齐整,大背头依旧梳得像汉奸一样油光水滑,听着那声“成立了”,紧握在一起的手不禁颤抖起来,往昔岁月里一次次阴谋,一步步陷阱,一个个逝去的伙伴不断在眼前闪过,这一天,终究是等到了。

四目相对,都亮晶晶的,阿诚知道,这一刻,他们的使命终于完成了,之后等待他们的,只有幸福。

抚摸过明楼眼角淡淡的皱纹,阿诚稳住了声音,蹭蹭自己脸上的一双大手,如平时一般问道
“大哥,早上好,早餐想吃什么啊?”
“阿诚,你每次穿制服型,我都经受不住诱惑,先来帮我解决问题,之后我们在讨论吃什么!”
“大..大哥.....嗯....嗯........”

其实啊,性福的日子,每天都有。


=========================

今天的脑洞一篇。。。琅琊榜看了通宵。。。看完觉得还是要来甜一下!!!

在明家,我还是做的了主的(5)—— 吃饭 后记

鉴于某童鞋的科普!我们来个后记!

【一周后】
大姐终于从苏州回来了,明台也终于吃上了他的红烧肉,东坡肘子,清蒸鱼。饭桌上扒着饭,还要偷眼瞧瞧大哥和阿诚哥的脸色。可能终于有肉吃了,大哥的脸上带着笑,吃得很是轻松愉悦,阿诚哥却是面有疲色,不时还偷偷揉揉腰,换个坐姿,想起夜晚自己隐约听到的声响,明台咽咽口水,还是选择了低头努力啃肘子。

【隔日】
阿诚上班,梁处长又来要货船的放行条。
“阿诚兄弟,我家里亲戚给我带了点好香菇,兄弟怎么能不想着你呢,这不,给你带来了,听说这香菇可是咱男人的宝贝,吃了补肾,你可要多吃点。”

明楼按着自己的腰,想起大哥那天吩咐阿香“阿香,多买点香菇,最好每个菜都有香菇!”

【夜晚】
多日不见的毯子君,毛又少了一半。




这个,有童鞋说香菇比生蚝还厉害,我去查了,也没查到,只说补肾。。。所以,大家就当大哥曲线救国好啦~~~~~

在明家,我还是做的了主的(4)——吃饭

【晚餐前的明家】
“阿香,怎么最近家里连点肉都没有啊!”
“小少爷,这可不怪我,是阿诚哥吩咐的,说最近天气热,大家火气大,要多吃蔬菜,一个星期不准买肉。”
“那也不用鱼都没一条吧!这样吃饭,我都没食欲了!”
“阿诚哥特意吩咐海鲜也不准买的,小少爷你有意见,等会儿大少爷和阿诚哥回来,你去问阿诚哥,我可做不了主。”
“哼,你们都虐待我的胃!小心大姐回来一个个收拾你们。”

【饭桌上】
“大哥,你最近是被扣工资了么,阿诚哥也太精打细算了!家里都一个星期没肉吃了!”
“你吵什么,阿诚还不是为了你的身体好,好好吃饭,你也该多吃点青菜,补充维生素,才不那么容易生病!”
“这也太素了,天天青菜豆腐,阿诚哥,你要大哥减肥也别拉上我啊!”
“你小孩子乱说什么!吃饭!”
“哼,等大姐回来,你们一个个就都小心点!”
(阿诚放下筷子)
“你们都吃不吃,不吃就回房睡觉去。”
“明台,好好吃饭!阿诚,来,吃点香菇”
“哼”

【晚上大哥书房】
明楼在沙发上看书,明诚在书桌上在一份份文件下签下“明楼”。
“阿诚,都一个星期了,家里不能总不吃肉啊,明天让阿香买条鱼吧。”
“沉默........”
“阿诚,我最近都瘦了,你摸摸我的肚子....”(明长官拉起阿诚的手,强制性的从衬衫下摆钻进去,攥着他的手,在自己肚子上滑来滑去)
“沉默.......”(明诚虽然面上不动颜色,但手上的颤抖瞒不过明长官)
明长官再接再厉,凑近阿诚的耳边,用气声作保证,希望喷在敏感耳蜗的气息扰乱阿诚的思维。“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吃生蚝了,好么?”
“大!哥!”(阿诚终于说话了,伴着一张通红的脸,同时,明长官感到肚子上的肉震了一震)

【隔日晚餐】
“阿香!!!怎么又是青菜!!!!肉呢!!!我要吃鱼!!!我要吃虾!!!!”

“小少爷,别叫了,阿诚哥说接下来一个月都吃素”
“啊啊啊啊啊啊,大姐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突发脑洞一篇 开车

很久以前,明楼是自己开车的,明诚也是有自己的车的,可自从两人心心相印,携手并肩之后,明楼就不许明诚自己开车了。“你来帮我,我们今后在外人面前,要把戏演像了”“是,大哥”
后来,明诚就是明楼的专属司机,管家,秘书等等,不时两人要一起查查夜岗,检查海关人员工作情况。

“嗯....大..大哥!不..不行!....会有...会..有人的!”
“放心,我吩咐过了,要他们勤查那些货船,不准休息,这附近又是禁止入内的,不会有闲杂人等,我们在车里,他们也看不见,来,乖”
“..........."

“阿诚哥,我想出去玩,大姐不许我开车,你给我做司机吧,好不好”
“明台,去,自己开车出去玩,不准烦阿诚,他要和我去查夜岗了。”

在明家,我还是做的了主的(3)

南田被成功清除了,可阿诚也受了伤,虽说只是贯穿伤,看起来却也是血肉模糊,明楼皱着眉头,轻手轻脚为阿诚重新包扎了伤口,但嘴一直抿得紧紧的。
“好了,大哥,没事了,休息一晚就好了”
“嗯,今晚要好好休息”
“嗯,那我上楼去了,大,诶,大哥你干嘛,快放我下来,一会儿明台看见了!”
“今天在我这里睡,你一个人我不放心,晚上要喝水怎么办,伤口要好好养着,万一撕裂了!”
“不用,我自己能照顾自...嗯...”
轻咬住阿诚的嘴唇,明楼的眼睛近在咫尺,墨黑的瞳仁,已经习惯于隐藏情绪的双眼,现在满满地都是自己,是不舍和担心。
“好,好的,那我晚上在这里休息”
“嗯,乖,我去给你打水梳洗”又是重重一吻,明楼直起身去打水。
看着大哥的背影,阿诚的脸红了,侧过头想看看窗外,分散一下注意力,突然,脑中一闪。
【夜晚】
阿诚换好了柔软舒适的睡衣,深陷在温暖的被窝里,闭着眼,卸去了白天的伪装,乖巧得犹如当年那个10岁的孩子。
不远处,明楼躺在沙发里愤恨的给毯子拔毛“衣服都脱了把我赶来沙发,下次还是我去,受伤了他还能主动些换个姿势呢!”

在明家,我还是做的了主的(2)

某日,公共假期,明家大哥在家休假。

“阿香,把这几件衣服拿去卖了或者捐了吧,大哥的衣服要换一换了,”
“是,阿诚哥”
“诶,阿诚啊,这条领带不用了吧,你上个月才帮我买的”
“阿香,去都丢掉吧”
“阿诚,你不是最会精打细算的嘛,怎么,那条领带就用了一次就丢掉啊”
(阿诚重重放下手里的茶杯)
“我说要换就是该换了,大哥是不需要我打理生活了么”
“好(hão),换,你说换就换”
明楼放下茶杯,摸摸下巴,看来下次要换条不喜欢的领带玩些小情趣了。

在明家,我还是做的了主的(1)

看了这么多年CP文,同人文,第一次自己动手,希望不要被大家嫌弃的太遥远

杀死了南田,阿诚也负了伤,之后几天都不便行动。
“大哥,吃完了把碗洗干净,不能让明台洗,现在碗也贵着呢。”
“阿诚啊,我最近发现自己有洁癖啊,洗碗这些工作,应该是帮不了你了”
“那大哥是准备以后都吃手抓饭么”

啊!先写这个,突然要出去!等我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