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在异国他乡瘦成竹竿

多年围观CP文,同人文,终于决定自己动手,好写 污 段子【捂脸~】 可是真的写了才发现,写不粗来啊(╥﹏╥)

【楼诚】戏中戏中戏 3

澄江一道:

现代AU,娱乐圈AU,纯甜欢乐吐槽向,所有事件全是胡扯纯属虚构,与现实无关。前文链接请戳:本博目录=w=


码完了啼笑,最近专心搞这篇,以免忘梗= =我好像一直都忘了说这故事其实有个很严肃的主题……前面不合理的地方结尾都会解释_(:зゝ∠)_现实非常欢脱但是那部烂片成品挺虐的QAQ


3、


开机第一天,王导给明影帝选了场好戏。


暮色四合,残阳如血,大业谋划初成的皇长子站在宫中一处高台上,俯瞰京城,皇权天下,咫尺之遥。英俊的侧脸沉稳冷静,深不可测。但王导这场戏不拍脸,专拍背影。


引领过摄影新风尚,爆发网民关于如何从正常角度把人拍矮三十厘米激烈讨论的明楼笑对王导的公报私仇,“调皮。”


王天风睥睨而视,“顽劣。”


今天被汪曼春推到数次,这出好戏的另一块背景板明诚到场稍晚些,正巧听到二位的对话,评价一句,“真恩爱。”


雷出鸡皮疙瘩的王天风恶语中伤,“我没让服装给你哥准备套白色戏服已经仁至义尽。”


明诚奇道:“为什么?我大哥穿什么都好看。”


没有恋人滤镜,倒有仇人滤镜的王导恨铁不成钢,“就这审美,你的职业生涯算是毁了。”


“王导的审美水平就就别担心我家阿诚了,”二人争论的焦点发话,“好好导你的戏吧!”


这出戏十分简单,并无台词,却是剧中关键转折点,有助于演员迅速融入角色。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皇长子淡定看江山,皇太子纠结看哥哥,隐隐猜出朝堂惊变始作俑者的太子心境复杂,也是兄弟角逐的开始。


王导讲戏,擅长理论手法与往昔实践相结合,“你在身后注视明楼的眼神,既不能全是恨,又不能太温柔,这个类似于……想想你哥和汪曼春在一起的时候。”


明诚不同意,“我那时候又不喜欢他。”


这点小心思可瞒不住他哥,“口是心非。”


“大哥这是要和我算总账啊?”算就算,在这方面谁怕谁啊?


明楼果断不敢算账,“我们还是关心下没人爱的王导,王导是活腻了吧?”


“我相信你比我更面临这个危机。”王天风不慌不忙,召唤来万能助手郭骑云,“发个通稿,《争锋》开机首日遇阻,明楼明诚片场争锋,拍摄成疑。”


又对着两位主演道:“合张影,等吵上了热门,我发条微博,再出一篇‘亲密合照打破不和传闻’给你们澄清。”


“我们凭什么要听一个刚刚还在黑我的人?”


“万一将来你们改主意要公开,我这也算个证据。”


“成交。”


王天风的热门评论从来没这么热闹过。


——用手遮住半边屏幕看,我们家明楼/明诚真帅!谁能把另外那边PS掉!


——需要什么PS啊直接把脸糊上就行了!


——笑得这么拘谨好心疼!很明显两个人!完全不熟!我们家楼楼站在中间,谁倒贴谁一目了然!


——楼粉你们睁大眼看看!那叫什么中心位置!明明是你们家占地方好嘛!王天风都说了双男主了不识字啊!


——诚粉有没有脑子?双男主也分男一男二!又不是他俩的恋爱剧!既然女主是汪曼春那肯定喜欢楼楼的角色!必须男一!


——说真的,虽然我烦死了明诚恨不得让他立刻滚出娱乐圈,但是宁愿明楼和他在一起都不想他和汪曼春在一起……


——楼粉恶不恶心?要我们家诚诚拉郎配还要嫌弃?你也不问问我们愿不愿意?我们家诚诚的CP其实是明诚X我才对!


——大家不要中计!这绝对是王天风恶意炒作,故意煽风点火给他新片宣传!太不要脸了!


还有王导的对头买水军混迹其中搅局:王天风你炒作的太恶心!让我们一起抵制王天风所有电影!


口号喊得干瘪,没留神太绝对,把明楼和明诚也抵制了进去,被两边粉丝携手并肩扒皮掐跑。


大片的花痴吵架中,偶尔可见一条:我出两毛钱,赌明楼那只看不见的手放在明诚被袖子盖住的腰上。


淹没在一片“我出五十做了你!”的人民咆哮汪洋大海中。


 


片中交恶还算好办,片场装不熟才是步步惊心。


明诚趁着化妆机会闭目养神,神志恍惚间感觉化妆师离自己越来越近位置越来越不对。


猛然睁开眼,小姑娘的脑袋都已经快埋到自己脖颈处了。


化妆师慌乱地退后一步,连忙解释有如变态的行为,“明先生您千万别误会!我只是闻着您身上好香啊!想试试看能不能闻出来是什么化妆品!”


为了证明,又努力吸了吸鼻子,“咦,这个味道淡淡地,但很像明楼先生常用的那款!今夏新推出的限量款明家香!”


现在换成了明诚窘迫不安,不过他演技一流,面上倒是从容不迫,装作努力思索的样子。事实上他也确实在努力思索,上午大哥没戏,以看王导的名义来片场和他厮混了一阵,估计就是那时候染上的气味。


“哎呀我说错了,您和明楼先生不可能用同一种香水,我这个鼻子肯定闻得不对,您别介意啊……呵呵……”冷不丁说了实话的小姑娘更加惊慌失措,胡乱说道。


明诚就算和明楼表面不和,用同一款香水也是稀疏平常,何况还是刚推的新款。然而明家香可大有来头,这是明氏集团旗下的香水品牌,况且明楼是明堂钦点的唯一代言人——因为不要钱。喜欢对手代言的对手家的产品,就算是圈外人见到此番情景,都觉得诡异。


“原来是这款香水,”这时候只有承认才显得自然,明诚做出恍然大悟状,“我听助理说明先生送给了他们每人一瓶明家香,没想到,都喷到我这来了。”


“原来如此,”化妆师露出羡慕的样子,“这个香水还真好闻。”而且还奇贵无比。


“剧组每个人都赠,估计明天就能运来。”单送自己这边的工作人员太容易引起非议,明诚心中淌血的大败家。


“真的吗?明先生真的这样说?”小姑娘高兴的差点扔了手上的粉底。


“他亲口说的。”另一位明先生一点儿都不脸红的替毫不知情的明先生答应了。


散钱散得肉疼的明诚偷偷给大哥打电话,“大哥你就当这几天白干了吧!”


“明台又来敲诈你了?”小少爷躲得十万八千里也能躺枪。


“不是……”明诚替小少爷委屈,“我记得咱们家还有几箱没拆封的夏季特供明家香?”


“对,我从明堂哥那敲来的,还没决定怎么处理。”不给代言费,那就拿香水抵债。


明诚略带心虚道:“大哥你不用想了,我全都帮你送出去了。”


因为也是人类,所以收到礼物的王导啧啧称奇,“别人都是收了礼金才发喜糖,你俩倒好,还形同陌路就送礼。”


偷香不易,还要散香,明楼心情欠佳,“那就先给礼金。”


王导的抠门程度,真婚了都未必给红包。挨了好几天叮咬的王天风只关心一个非常接地气的现实问题,“哎,你这能驱蚊吗?”


明楼拆开包装,直接喷走了王天风,“能驱你。”


 


谁都没料到,剧组真正爆发的第一个大新闻,与组内人员无关,而是明氏集团的董事长明镜,亲自探班。


明楼拍过那么多部电影,姐姐还是第一次来看他。连媒体报道姐弟因财产争夺心生嫌隙,都不能阻挡大姐仍凭弟弟自生自灭。


这次前来的原因嘛,众说纷纭,有来替明楼撑场面的土豪炫富派,有来嘲笑明诚无家庭背景的耀武耀威派,有关心弟弟死活的姐弟情深派。总之,大部分猜测,和这部戏的合作演员明诚都脱不了干系。


明镜突然来访,选的日子不太合适,赶上了一场明楼和汪曼春的对手戏。


这场景太刺激明镜,明镜瞧了几眼就黑着脸走人。


离开了片场,可没离开剧组,反而拉着已经收工的明诚,在休息室聊天。


明诚苦不堪言,明楼的姐姐,明氏集团的董事长,这两个身份摆在眼前,哪一个他都必须敬而远之,就算见面也要保持高冷,才符合之前苦心经营的人物关系。但于情于理,无论如何,他不可能在大姐面前冷若冰霜。只能小心地保持距离,起身去为明镜泡了壶茶。


“明先生这么会照顾人,家中可有兄弟姐妹?”明镜品了口茶,确凿无疑的口气道:“肯定有个哥哥吧?”


明诚只得点头,“明董事长猜得正是。”


侧过脸去,避开另一边的工作人员,明镜对明诚说得咬牙切齿,“你可真听你哥哥的话啊!”


又撇了眼片场方向,“不像我这个弟弟,什么都不听我这个做姐姐的!还把家里的弟弟都带坏了。”


在场众人皆认为明镜提起的,是弃学从法国跑回上海,加入娱乐圈的影坛新人明台。暗想自己又知道了小八卦,多了个饭局酒会上的谈资。殊不知,错过了爆炸性新闻。


外人在场,又不能私聊,两人闲扯几句,坐了一小会儿,明镜借口公务繁忙,告辞返回。


“大姐,您不等大哥了?”


“你在这照顾他,我有什么不放心的。”明镜怒气未消,“我看着你在我面前装腔作势都难受,要是看到他对你也是如此,你想让我直接给他一巴掌啊?”


“大姐,我演技这么差?”明诚专业遭到质疑,打击太大。


“你啊!你最好的演技都用在伪装成不认识明楼和他不是情侣上了!”明镜夸赞之语听得明诚惶惶不安,“成功,相当成功!”


 


Tbc


我真心觉得白衣阁主挺帅的,包括背影,真的2333333

评论

热度(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