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在异国他乡瘦成竹竿

多年围观CP文,同人文,终于决定自己动手,好写 污 段子【捂脸~】 可是真的写了才发现,写不粗来啊(╥﹏╥)

【楼诚】明家牌局

澄江一道:

我一直认为拥有四人标配却不打麻将只打大哥的明家简直太浪费啦!


不会玩上海麻将,所以用得基本打法_(:зゝ∠)_


 


苏太太临时有患者上门,约好的牌局取消,放了明镜一只肥肥美美还不能炖的大鸽子。在家中闲坐久了,大姐无聊,将主意打到了三个弟弟头上。


一缺三,统统过来陪大姐打麻将。


第一局,明镜鸿运当头,迅速进入听牌状态——主要是上家明楼喂牌的功劳。


今天这牌局,首要任务,就是哄大姐开心,明镜刚换好牌,明台就放炮成功。


开门红,明镜喜出望外,“我们家明台最懂事了,大姐晚上发个大红包给你!”


小少爷得了便宜还要卖聪明,“我早就看出来了,大姐就缺五条!”


分别手握五条,审时度势准备以最自然方式点炮的明楼和阿诚对视一眼,小家伙还是沉不住气啊,王天风教学水平太差。


得了笔意外之财的明台再接再厉,将炮火燃放了整桌,赔得惨烈。别说把钱赚回来,连凑副牌困难,谁让他上家是大姐,虽然疼爱弟弟,却猜不出小少爷需要什么。


阿诚赢得都有些不好意思,大哥还在毫无歉意的敲诈小弟。心里苦的明台不明白,就算把手上麻将牌们捂得严实,在两位老狐狸的哥哥眼中,都和小明一样,属于明牌。


如果出牌太少推测不出?明台的下家是阿诚。那么多机密情报都瞄来了,何况是张麻将牌?


阿诚冲大哥眨了两下眼,示意二饼。专心整理的大姐没看到,经常被闪瞎眼的明台却习惯性抬头,瞅个正着,当场不依不饶,“我就缺二饼!你们俩眉来眼去肯定在偷看我牌!”


“小孩子乱说什么?”明楼妄图一眼把明台瞪回去,“我们这是调情。”


“你们俩啊,别带坏明台!”大姐手握麻将,心系明台,从大哥那拯救出小弟后,亲身上阵想把小少爷抓到另一条成人道路上来,“姻缘这两个字呀,可是不能错过。”


催婚催怕了的小龄青年明台慌忙抓起一张麻将牌吸引明镜注意,“大姐那这个六万你要不要错过?”


明镜摇摇头,“昨天苏太太呀,介绍了个姑娘给我……”


明楼从小少爷手中拿过那张六万,“胡了。”


“这是我随便拿的我还没出呢!”小少爷坚决悔牌。


“愿赌服输。”想从明楼这悔牌是做梦。


“为什么!我又没赌!”


“因为我没错过姻缘,也没错过你的六万。”


你们这是秀恩爱还要抢我钱!可恶至极简直罪不容诛!明台抱着明镜哭诉,“大姐,大哥又欺负我!越有钱越抠门!”


明镜笑看弟弟们唇枪舌战,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明家向来如此。等他们闹够了,明镜把小少爷搂在怀里,“我宣布,接下来几轮,都是明台赢。”


逞一时口舌之快,可不敢在大姐面前造次,明楼拿小少爷无奈,“咱们家啊,大姐只疼明台。”


“谁说的?”明镜嗔怒,“我还疼弟媳呢。”


“大姐我没结婚啊!”怕姐哥之命,媒妁之言被强行订出去的明台急速辩解。


明镜对着小弟摇头,“我没说你的。”


任劳任怨正在垒牌的阿诚受宠若惊,轻咳一声,决定讲点什么回报明镜的疼爱,“大哥如果今天赖账,我从他下月工资上直接扣出来给您。”


“大哥你连工资都懒得自己去领!”小少爷捉住机会攻击。


“你连衣服都懒得自己去买!”刚答应明台买买买衬衫袖口都买买买的明楼回击。


说得好像你是自己去买的一样!专业负责各种采购的明秘书腹诽。


牌桌上战况正酣,三兄弟斗得不可开交,争不出个胜负。经常吵来吵去都是那么类似的几句话循环,活生生把大姐说困了,下令这是最后一局。


依靠长姐如母的严令,强行赢了几次之后,又惨遭下庄的小少爷泄气,把牌甩给阿诚,“阿诚哥你才是庄家!我不垒牌了!”


明台说完,自不量力,但勇气可嘉的去挑衅明楼,“我要是赢了,不光要钱,还要听大哥唱戏。”


明楼帮着阿诚砌牌,漫不经心道:“你是想听《挥泪斩马谡》啊,还是《周瑜打黄盖》?”


都这么不吉利?明台可不怕死,对着大哥叫板,“我就爱听《白蛇传》!”


“那这次愿赌服输了?”明楼把自己这边的一张东风握在手心,反手和阿诚交换。小少爷今天,要有吃苦头了。


“赌就赌!”明台可是毒蝎,还怕赌不成?


阿诚调整好桌上长城,掷出骰子,两个方块骨碌碌转动,最终加起来为九,从庄家这边起牌。


明台这一次运气好得出奇,开局就有两副牌三个对子,一对小鸡一对发财一对红中,只差两步就能听牌,可谓又红又发。


然而桌上麻将消了大半,小少爷依然维持着开局情景。倒是大哥那边接连不断的有好消息传来,“暗杠。”杠了张牌后,居然如此巧合还是暗杠。


如此这般,共暗杠了四次,明楼总算结束,掷出一张九筒。


观望半天的明台长舒一口气,不是字牌,看样子番数不会很大。


仅余一张麻将的明楼听牌,明台也听到了好消息,阿诚摸出一张牌道:“红中。”


“你们别动!我碰!”终于等到的小少爷激动万分,一把抢过红彤彤的中字,拆了纠结半天不知该留哪个的那对发财。


丢出去的发财还没落到桌上,被明楼稳稳接住,“多谢。”


原本倒置着的四副牌依次揭开,东南西北风各四个,还有一张绿油油犹如明台此刻脸庞颜色的发财。


“大四喜、字一色、四暗刻、四杠,总共304番。”明楼和颜悦色地对小少爷伸出手,“拿钱。”


“我不信!还有一个发财和一个红中在哪?”这种打法虽然存在,明台还从未在现实中见过,实在太过荒谬。


和大哥配合默契,坑小弟成功的阿诚晃了晃两张字牌。“我这里。”


“你留着它们两个干什么!”


“好看啊!”红配绿,真绝色。


明台这才反应过来,“你们俩诈我!”


“以后勤快点,记得砌牌。”明楼语重心长。


“别优柔寡断,记得拆对。”阿诚谆谆教诲。


“大姐你看!”言语争不过哥哥们的明台又向大姐求助。


“这我可帮不了啦,”明镜偏袒了小弟一下午,让他长点记性也好,免得以后花天酒地,赌博被人骗,“男子汉大丈夫,我刚才可听见你说了,愿赌服输。”


“我是学生!我没钱!”明台决心与恶势力斗争一会儿。。

“没钱啊?特许你做饭抵债。”明楼对未来的饮食问题考虑周详。“做就做!”

恶势力太强大,小少爷恶狠狠的想,你敢吃我就敢做!我煮上一年的白水面条,连盐都不给你放!


End


 


我特别手欠的想在最后加上一句,后来,这笔钱永无清账之日。好在忍住了……


因为说不定下次一个脑抽还要继续打麻将_(:зゝ∠)_


PS:最后那局麻将,我码完发现小明的打法和大哥的打法用的不是一种麻将规则……只好改掉了……小明本来没那么惨的2333

评论

热度(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