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在异国他乡瘦成竹竿

多年围观CP文,同人文,终于决定自己动手,好写 污 段子【捂脸~】 可是真的写了才发现,写不粗来啊(╥﹏╥)

[谭赵]婆媳战争round 1

安格尼斯:

赵启平带着“临时帮佣”李熏然风风火火的赶回家,他们想着有一下午的时间去收拾,出了烤肉店便不着急了,一路上有说有笑嘻嘻哈哈,从车库进门的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大门口已经停了一辆车。


到了门口李熏然装出一副神秘的样子,使坏的建议,[应该先去收拾你们房间!]


[歪?]


[数一数床边垃圾桶里有几个用过的套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李熏然说完就跑。


[好啊你小子变坏了啊!给我站住!]赵启平拔腿追上。


李熏然笑着大跨步上楼,赵启平在后面紧追不舍,欢乐的哈哈哈哈哈从一楼蔓延到房间所在的三楼,李熏然一路拿起散落的玩具、衣服、杂志扔后面的赵启平,楼梯上顿时一团乱,跑进卧室的时候赵启平终于追上了李熏然,奋力一扑,两个人倒在大床上,扭打的不亦乐乎,谁也没注意到门口出现了一个身影。


[你们在干嘛?]


一个严谨的女人的声音。


床上两个交叠的身影石化了,赵启平正压在李熏然身上,两人停下动作趴在床上只觉得芒刺在背。天不怕地不怕的赵启平现在大气不敢出,他这时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床是铺好的,眼睛看向床边的垃圾桶,里面干干净净,空空如也,套套们已经被收拾干净了,赵启平顿时觉得气血上涌,额汗涔涔,恨不得现在能两眼一闭晕死过去。


卧室门口站着一位穿着简约,表情肃敬,带着金丝边眼镜,气质雍容华贵的……老佛爷,这是赵启平能想到的形容词,老太太这三个字实在不适合眼前这位满头黑发,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很多的女士,她正是谭宗明的妈。


老佛爷站在门口打量着床上的赵启平和李熏然,一个穿着警服,一个穿着白大褂。


[您怎么现在就来了?]


老佛爷插着手问道[怎么?我来早了啊?]


[不,不是……]赵启平结巴的咬到自己舌头。


[阿,阿姨好]李熏然乖乖的先叫人了。




三个人在大房子里面收拾得热火朝天,主要是老佛爷坐在上发上吩咐,赵启平和李熏然在那里动手。


赵启平心里是一边怨念谭宗明不知道早点通知害他出糗,一边胆战心惊的抹地板,最后的心思是,早知道前两天应该叫钟点阿姨来的!这个也怪谭宗明!跑什么步!


赵启平托着后腰站起来,环顾四下无人,一溜烟溜进阳台给谭宗明打电话。




[你不是说你们做医生的人最爱干净了吗?回家手不洗,衣服不换就往床上滚?要是我敢这样,你早就拳头上来了,感情你的洁癖都是对着别人的,赵医生?]


[你还说我?我还没问你呢!你妈那么早来你这个做儿子的都不知道啊?我看你是存心让我出糗是不是?!]


[我是真不知道,我要是知道昨天就临时抱佛脚打扫了!]


[…………]


[怎么啦?生气了?]


[现在生气有什么用!脸都丢得差不多了……]赵启平想了想,口气一转变软问道[对了,老公啊,你是怎么跟你妈形容我的啊?]


谭宗明听得出电话那头的赵启平已经萎了,能在床上之外的地方叫老公,可见赵启平愁得现在一个头两个大。


[我说你是个医生]


[嗯!]


[成熟懂事,严谨大方,平时挺稳重的一个人……]谭宗明如实说,他憋着笑想象电话那头的赵小老虎慢慢漏气变成一只赵小喵正趴在他的膝盖上喵喵的求安慰。


[完了……这第一印象算是彻底完了]赵小猫拿着电话四十五度仰天忧伤。


[你到底怎么啦?不就在床上滚了一下么,至于么,床单不是本来就要换吗?]


[我是和李熏然滚在你妈刚铺好的新床单上,现在她在重新铺……]赵启平终于坦白从宽。


谭宗明顿时无语,感情刚才说的是一半儿,现在才是真相来着!


[老公啊]赵小喵放软了声音,[你早点回家吧,不然我和李熏然还有你妈三个人在家里,多尴尬呀!]




这一点赵启平多虑了,同样是干家务活,李熏然深得老佛爷的欢心,乖巧的李警官为了自己的发小赵医生使出了浑身解数,拿出当年警校整理内务第一名的绝技。老佛爷手一指话还没说,李熏然已经都给弄好了,干干净净冒着亮光小星星。


老佛爷用她那一口夹杂着上海口音的普通话连声称赞[哦哟小李啊,弄真是能干哦,屋里厢你一把手是伐˜]


凌远知道他的宝贝在我家这样帮佣估计血也要吐出来了,呵呵呵呵,好得意啊˜˜˜赵启平默默的低头在客厅抹地板,心中有十七八个小人儿在七嘴八舌叽叽喳喳的腹诽。


[是额呀阿姨,我们家都是我打扫的呀,个电视柜我一道弄清桑]


[好额好额,哦哟,还是弄手脚活络,桑活清桑了伐得了!]


李熏然啊李熏然你怎么好意思,不对啊,他桑活清桑,难道我就笨手笨脚吗?


[小赵啊!]


[哎哎哎来了!]


[地板,客厅这边的地板还要再擦一遍,一摸一层的灰,这人整天走来走去变成吸尘器了,天天吃灰!]


[哦……]赵启平撅着屁股在抹地板。


[你看那边的死角,都要擦到,不然等于白擦]


[噢噢噢!妈,您去休息休息,这里有我们呢]


[好的,你擦,我看着]


老佛爷抱着手臂看着赵启平干活,赵启平心里一百个白大褂小人儿在号召谭宗明快点回家,旁边锄草的李熏然幸灾乐祸恨不得拉凌远来一起围观。




等到谭宗明回到家的时候已经饭菜飘香,这个味道一闻就知道是他妈拿手的腌笃鲜,咸肉配上咸肉加上火腿合着时令的春笋一起煲煮的汤。


[宗明啊回来啦,来洗手吃饭了]


[哦哟,妈,烧腌笃鲜啊!]


[是呀,快点来尝尝]


老佛爷在厨房忙碌,赵启平破天荒的去给谭宗明拿拖鞋,站在玄关背对着客厅的他瞪着谭宗明,咬牙切齿的小声说[让你早点回来的!]


谭宗明笑笑,趁他妈转身进厨房快速的在赵启平脸上亲了一下。


[妈,你怎么提前来了也不通知我一下啊?我好去接你呀]


[接什么啦,上半年你来美国不是才见过嘛,倒是小赵,上次结婚之后就一直没机会见哦,我看倒是和当年一样没什么变,马相还是那么好哦小赵]


[呵呵呵呵,妈,我,我工作忙……]赵启平尴尬的陪着笑脸,叫出了第一口妈,他心想,天哪,老佛爷是不是怪我没有常去给她请安啊?


赵启平看向谭宗明,你妈什么意思啊?


谭宗明摇摇头。


[来!来!来!汤来了!]


从帮佣身份转换为帮厨的李熏然端着一个大砂锅从厨房出来,后面老佛爷眯眼笑着轻拍他。


[当心点,小心烫到!]


[没事˜]


谭宗明一愣,瞬间有种他妈是不是认错儿媳妇儿的错觉。


[我去拿碗筷……]


[我帮你]


谭宗明刚要跟进厨房被他妈拉着到桌子边坐下[你工作那么忙,赶紧坐下,开饭了!小李你也坐你也坐,忙了一天辛苦你了!]


厨房里的赵启平心里有点小委屈,我也忙了一天了啊……他透过隔断看到外面老佛爷拉着李熏然给他夹菜心里有点妒忌。


哎!怎么他就成了晴儿,我就变成小燕子了呢!


就在小赵心里哀嚎的时候老佛爷又降临了。


[小赵啊,这个碗不能就这样用的呀,洗碗机里面拿出来吃之前开水要烫一下!]


[啊?]


[来,我来我来!]


[别别别,我来!]赵启平从老佛爷手里抢过碗,[妈您出去吧,我弄好就出来]


[顺便把菜端出来]


[哦……]




[宗明啊,晨晨呢?怎么今天小宝贝不在家啊?]


[学校国防教育,出去拉练两天,后天回来,妈你都那么多年不回来了,这次怎么突然之间想着回来了?]


[一个学术论坛,邀请我回来参加,我现在也差不多退休了,想着那么多年没回来,上次你结婚也就匆匆忙忙的回来了两天,晨晨也大了,上个暑假他来洛杉矶参加夏令营,走了之后我就一直挂念他,宗明啊,他跟你小的时候一模一样,想着想着,我就回来了,准备住一段时间]


完了完了完了,这意思是要常住啊???赵启平顿时觉得乌云压顶,小心翼翼的看向谭宗明。


老佛爷又开口了[宗明啊,你是不是要破产了啊?家里一个住家阿姨都不请啊?]


赵启平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他妈这话问的口气跟他平时调侃谭宗明还真像。可是老佛爷不明所以,朝他看了一眼。


赵启平止住笑说[不是的妈,因为我们不喜欢家里面有外人,所以平时我们上班的时候钟点工每周来两次,打扫打扫]


老佛爷笑着打趣[哦……这样啊]她意味深长的看着赵启平问道[个么我这次来打扰了咯?]


谭宗明赶紧圆场[不是不是,妈怎么是外人呢!]


赵启平接着说[是是,妈您想住多久住多久!]


老佛爷笑着打了一记谭宗明说道[算你个册老有良心没有结了婚就不要妈,哎呀,到底是自己儿子家比外面住酒店省心多了,来,你们尝尝这个,老上海熏鱼]


[这个么妈做的最嗲了呀,晚上下面做夜宵最好了]


赵启平放进嘴里却觉得糖放多了,其实这个他也会做,虽然说从前连糖和盐都分不清楚,可是学会做菜之后上手很快,到底他是个医生,凌远常说菜刀比手术刀容易拿,他们做医生的人似乎都有做菜的天赋。


[对了,你们平时吃饭怎么吃的?宗明我跟你说哦,再有钱也不能天天外面吃的,不要像你那几个叔叔伯伯,人到中年那个肚子啊就像赚的钞票,越滚越大]


[妈,我们家里吃的]赵启平回答。


[看不出来小赵你还会做饭啊?]老佛爷目露讚赏的看着赵启平。


[我,是啊!都是以前他教的,现在也会做点了]赵启平谦虚的说。


[哦……]老佛爷的脸上明显有了不悦的神情,赵启平不知道哪里说错话了,看向谭宗明。


谭宗明自然明白他妈的心思立马接口道[是啊,所以现在基本上启平做,我平时工作忙]


[看不出来宗明啊,结婚七年也是蛮锻炼人的哦,我这个当妈的还不知道你居然会做饭,以前油盐不分现在还能当老师啦?怎么,老总做腻了以后想当厨师啊?]


[呵呵,多一门手艺多一条出路嘛……]谭宗明打趣道。


总裁怎么了?总裁也要吃饭啊!何况我都青出于蓝了,不过……想不到当年老谭为了追我是特地去学的做饭,回来还装模作样的教我,真是难得情深的小心机!


突然天降的小秘密就像美丽的烟火,美滋滋的润着赵启平的心扉,老佛爷嫌弃的话就被炸飞了,他的膝盖在桌子下面轻轻蹭蹭谭宗明的大腿,偷偷眨巴个媚眼。




一顿饭吃下来,李熏然见识到了什么叫饭桌上的刀光剑影,赵小妖算是碰到老法师了,往后的日子狐狸尾巴要藏藏好了,赵启平送他出门的时候,李熏然这么一说,赵启平狂笑。


[你当我们家天天拍聊斋啊!]


[婆婆都不好糊弄的,你就是抢了他儿子的那个小妖精!]


[切!还给她好了!我才不稀罕呢˜当初是他儿子缠着我,就像湿手占着干面粉,甩都甩不掉的好伐!]赵启平还在得意刚才知道的小秘密。


[你啊就是嘴硬,老谭对你很好了,我就从来没见他对你生气过]


[他敢!]




赵启平和李熏然离开后老佛爷拉着谭宗明在沙发上泡着茶,闲话家常。


[宗明啊,挑来挑去,挑了半天,就是他啊?]


[是啊,怎么啦,妈?他不好吗?]


老佛爷看了一眼刚才两人出去的大门,拿起茶杯吹了吹,抿了一口,[我看那个小李就很乖嘛,两个人长得差不多嘛,你怎么就不挑他啊?]


[哈哈,妈!你就别给我们乱点鸳鸯谱了,人家有老公了!]


[我开玩笑的,我晓得,我自己儿子么我最清楚了,弄啊!就是欢喜长了好看头皮撬额!]


tbc


ps:头皮撬是上海话,差不多就是有点作有点凶又傲娇的意思。


男朋友系列5[谭赵]《婚前婚后第三部》预售链接


男朋友系列4《男神与泰迪熊》& 男朋友系列5《婚3》 2本套装



评论

热度(487)